[新员工]苏杭之思
来源:杭温铁路一分部  作者:肖静兰  时间:2020-07-27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“苏杭”这个词,听起来轻轻软软,无论怎么叫仿佛都很悦耳。老话说“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”,一直是为人所憧憬向往之地。古来富庶无饥馑,到现在,却是今人寄托诗意审美的最佳文学意象。其中诸多妙处,难以尽于言表。

苏杭的水,最有名当属西湖。

我曾经无数次憧憬过西湖的样子。古诗里写西湖的句子太多,拈不出一句最有代表性的。印象最深的是张岱写过的一篇《湖心亭看雪》,“雾凇沆砀,天与云与山与水,上下一白。湖上影子,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”

我到西湖的时候正值盛夏,雪是没有的,断桥也失了几分颜色,取而代之的是接天莲叶,在满湖的蓝里微微摇曳。黄昏时分,夕阳斜斜的光晕铺满湖面,时有白鹤轻轻掠起,惊起一圈圈泛着金色微光的涟漪。

西湖终究是很美,美在它于诗文曲赋中或清冷或明艳的三两点缀。才子词人来看白沙堤和苏堤春晓,痴男怨女来看雷峰断桥,红粉佳人来看苏小小和柳如是旧时的坟茔。但西泠印社经过千年的流转,雷峰塔也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。唯有西湖的水,无论盈枯,千百年来依旧在湖中流转,承载着文人墨客关于江南的旧梦。

因为有了西湖,无论是寒冬还是酷暑,无论是阴雨绵绵还是风日晴和,杭州都是赏心悦目的。但是我最钟爱的还是杭州的秋天,因为有风。

我爱在杭州秋天的晚风里,骑着单车穿行于浙大校园,快活得好似檐角的风铃。我仿佛从未这样深切地感受到,年轻是如此的美好。就像一颗蛰伏在一冬的萧瑟中的草籽,终于在东风里冒出芽儿来。一舒一卷带着对生活最美好的期待。

杭州的秋风中收藏着馥郁的桂花香气。杭州的桂花最令人眷恋,白居易写“山寺月中寻桂子”,柳永写“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”,它在无数的诗篇里留下影子。杭州之地遍植桂花,每逢十月时节,桂花树上的碎瓣落进风里,桂花茶里的水汽飘进风里,桂花糕里的米粉舂进风里,满城的风都是最好的催化剂,把桂香酝酿成醇香的酒,微醺了一城的游子。

苏州的街巷可能最适合卖花。有人说:今生卖花,来世漂亮。卖花女的怀中揣着整个苏州的香气。穿梭在街巷间的卖花人大多换成了六七十岁的阿婆们。一口残缺的白牙却依旧说着老苏州最地道的吴侬软语:“侬买花伐?茉莉、白兰三元一串。”她们挽着竹制的篮子,在地上铺上净布,摆上刚摘来的犹带着水汽的栀子花苞,还有用细细的铁丝穿起来的茉莉、白兰花手串,女孩子们掏出钱买上一串,可以芬芳一天。妇人则喜欢簪在髻上,作为装饰。这些盛放的花朵,装着苏州夏日最古老的回忆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